www.galldino.com > 階撰粗き厙蕞び鎘

階撰粗き厙蕞び鎘

三次產業持續發展夏糧豐收,與歷史上最高產的2017年持平;工業增長平穩;服務業保持較快增長。「三駕馬車」運行平穩消費增長總體加快;投資增速在趨穩;進出口形勢好於預期。三大民生表現較好就業總體平穩;物價基本穩定;收入增長和經濟增長基本同步,城鄉收入差距在進一步縮小。產業結構優化農業種植結構在調優,如大豆的種植面積正在增加;工業轉型升級在加快推進,上半年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增長9%;服務業貢獻提升。需求結構優化消費對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60%;社會領域投資、高技術產業投資、製造業技術改造投資保持在10%以上水平;一般貿易比重比上年同期繼續提升。■整理:香港文匯報記者海巖※絞ヶ倛岊狟ㄛ扂蠅網郚衄壽跪源梂厥膘扢俶怓僅艘渾涴珨恀枙ㄛ悵厥諉揖ㄛ樓Ч勤趕ㄛ珆尨鍾魂ㄛす算桽嘈跪源磁燴壽зㄛ僕肮芢雄圉絢恀枙淉笥賤樵輛最ㄛ峈婌梛舜眥賮睡瑎侄笑芚媋瓥少徆簸終鰴鷃憤贗薯﹝垀彖笯笛穸扢蕾掛旯憩祥撿磁楊俶ㄛむ埣享騔穛I鰴鷁觸臘麜ЙЙ巡纂卅痻孝耀盆郱蔡遢蚘隀皆眷輒倞洁ㄤ捩敏倷閥秶籪籟炮勀拻ロ爵酗涽扂羶裒奻ㄛ涴跺扂裒奻賸ㄛ赻銘Йй臥鶶鶺散遛氶ㄥ未雯岊敝蠵褪袌虩幽桶尨ㄛ猁踡躇芶賦婓眕炾輪す肮祩峈瞄陑腔絨笢栝笚峓ㄛ詢梓袧﹜詢窐講俇傖疑絨笢栝﹜笢栝濂巹董軑腔嫖棼恄韗皆娸籤麭冱些孻陔笢弊傖蕾70笚爛ㄛ峈妗珋笢貌鏍逜帡湮葩倓腔笢弊襞釬堤陔腔僚瓬﹝祩堋濂轄尪謗頗※綻婦迾§,脹斕懂Ш!珋婓裒辦鍰﹍恄韗炮窄缺笱腦炬扃諢匙硰薄掉し恐皆酴蟣梩紕僋縛疥芣炩蠁摨鑄樊翹衶礿疤畎捻境銅嘈音齡薯爵最郔酗ㄐ※謗頗奀潔§善賸ㄛ笢弊濂厙肂蠟統迵湘枙蚔牁ㄛget謗頗眭妎萸懂勘ㄛ參斕腔※襞砑§※堋咡§※咂⑴§豢咂扂蠅ㄐ陔爛辦氈ㄛ腦ァ雛雛ㄐ摩ょ濂笱腦ㄛ倷腦陔珨爛﹝冪徹絨腔坋匐湮眕懂腔潸賴贗薯ㄛ奏頃幙硉陬饑姻碻黖撐黨獃催Ы龢娵鷍螟芊笢源勤絞ヶ擁岊詢僅壽зㄛ迵跪源珨眻悵厥躇з僱籵衪覃ㄛ祡薯衾芢雄踡桲擁岊陳遣睿源砃楷桯﹝珨虳巹埜膘祜ㄛ陔奀測樓Ч睿斐陔侁夤諒斻奪燴ㄛ茼郩悜笢弊趙﹜楊笥趙﹜扦頗趙﹜珋測趙源砃ㄛ軘磁囥習﹜壅壅峈髡﹝城市之美,往往有兩種人最懂:寫作者與建築師。作者的文藝氣息與建築師的謹慎氣質,構成了當前的「建築遊人」--許允恆。■文:香港文匯報記者胡茜他不愛快餐,喜歡「細味」,「建築師在做設計時使用點線面,筆者寫書用字詞句,這都不是一招一式的工夫。」偉大建築與美好的文字之間的共性,便是經得起歲月的磨礪、扛得住再三的推敲。它們如同陳年的一罈酒,越是歷久,越是醇厚。建築是城市的皮囊,過了幾十幾百年,這些文化印記仍然可以代表茬o個城市的濃度,許允恆喜歡北京,因為新式的建築與氣息「夠新」,而舊式的那些胡同、四合院「夠舊」,都是帶蚞史的痕跡濃濃地沉澱在那裡。作家這個頭銜對許允恆來說,算不上主業。他的介紹中,一大半都是與建築相關的學會會員、主席等等,剩下的便是參與的建築作品--都是些普羅大眾也叫得上名字的建築物。但是書也是真的愛寫,《築覺》寫不同的城市,專欄也評論建築物、時事。他有香港人對數字的精明:「其實我每寫一本書就會虧一本的錢,」他掰茷頭說道,「一本至少上萬,更不必提時間成本。」《築覺》寫到第四本,每寫一本都得專程再去實地看、研究,北京、東京和倫敦跑了好些回。但他亦同時有香港人的豁達:「我對太太說,你就當我賭馬輸了吧。」但是寫書很耗神,「其實寫《築覺》是極度需要趣味性的,」許允恆毫不掩飾寫作過程的費力,「難度很高。」既能有圖書的可讀性,也需要建築學方面絕對程度的準確,如何深入淺出,是他最花心思權衡的一點。十年磨一劍,從第一本著作的問世至今的這十年,他磨出了這把劍:「能讓普羅讀者、哪怕一個中學生看進去,也能飽含建築的知識成分,做到兩者間的平衡,是很高層次的技巧。」記下城市的愛與悲傷在選題上,網絡文化的簡單粗暴給他靈感,但「太快餐、太粗鄙」,他需要將它們變成能經過爐火考驗的東西:「將一些網絡上的話題嚴肅化,同時也將一些官方的『冷漠』文字柔軟化,在兩者之間用自己的文字去平衡,這是需要自己切身真正去了解的。」從消化到提煉,文字工作很難。不過,這樣的工作模式也讓他更深入去建築中學習,不知不覺間寄進修於工作,兩者互利互益,彌補了創作成本的虧損。最初為自己的網誌起個名字,其實是源於學生時讀的那篇《老殘遊記》,許允恆對當年的中文老師惟妙惟肖的講解方式念念不忘,這篇對景致生動描寫的文章便印在他心中,隨之他的網誌「建築遊記」便問世了。既有「建築遊記」,「建築遊人」這名號就順理成章成了他的筆名。他自詡「行事東歪西倒、離經叛道」,「遊」不僅是旅遊的遊,更是他性格的一面鏡子:「建築師有破舊立新的宿命。」他體內似乎與生俱來有不羈的面向,這種特質構成了開闊的創造力。「其實建築不高傲,當你去到一個新鮮的地方,拿起相機去拍下一個建築的時候,你就已經走進了這門學科。」建築之美在每個人身邊,許允恆覺得這門學科沒有這麼深,「是屬於每個『人』的。」少時居住在人口密度相當之大的屋h,家境算不上好,他的童年玩物便是同伴,「人和人之間的情感和書、建築一樣,是值得細細體會的。」自小便深諳切膚情感的他,會將冷冰冰的文字灌入到每個活生生的肉體中,不是從自己出發,而是人與建築的關聯。香港這個城市給予許允恆最高濃度的生養之情,去到哪裡他還是最愛它。「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那時候我還在英國求學,得知香港的這些事件,你反而會有一種感同身受的傷痛。」切膚的疼痛將城市與自己的內心拉得更近,許允恆對香港的建築下筆也特別柔情:「香港這麼高密度的城市,反而香港的建築師們能夠在這種沒空間中創造空間。」書寫建築的時候,他也記下來這個城市的文化、歷史、愛和悲傷,他說:「香港,不差的。」寫作路上的悲喜交加做作家、建築師、丈夫與爸爸,許允恆的空餘時間不多,平時讀的書都與建築專業相關,但在異鄉求學的時候,中文書便是他的那頓唐人街吃不起的中餐。「在英國的時候,看到與中文相關的東西便會很親切。」整個班只得他一個中國人,沒有多餘的錢去負擔中餐的消遣,書就是他一解鄉愁的唯一慰藉,大概從那時候開始,寫書便冥冥中成為他的興致所在。然而,寫書最快樂的事情卻不是賣了多少本,拿了什麼獎,而是當中承載的那些故事:「許多年前,有一些年輕人在當年中學畢業,打算選科的時候,也許我的書有個推波助瀾的功用,讓他們選擇去讀建築。直到他們畢業後,再來到我在建築師學會的分享會,我看到那些年輕人慢慢從學生,變成準建築師甚至建築師,我好像看到一個時代,這是很開心的事。」當然也有悲喜交加的時候:「在我出版關於北京的《築覺》時,我得知一位讀者因為癌症去世了,他太太告訴我,倫敦那本《築覺》,是陪伴了他化療,那是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那刻我知道,原來自己的工作可以成為別人的寄託。」他覺得生命之間的交替影響是寫書路上的大感觸。《築覺》的系列書已經策劃到第五本,許允恆想寫紐約,也想寫寫別的城市。他覺得這些書目前仍然在書店中被人問津,是一件「很難但也很驕傲的事」,有人願意讀讀他眼中的城市,他就接茤馱U寫。桲蜓ь崠冪岆賤溫濂昹控珧桵濂菴媼軝勦359藏718芶2茠6蟀腔珨埜ㄛ婓賤溫桵淰腔Л輿粟迾笢嬝侚珨汜﹝覂桉衾醱砃扦頗﹜醱砃帤懂﹜督昢弊滅ㄛ※弊滅婓盄§諦誧傷笭萸楷票姘濂捄馱釬侍陓洘ㄛ惆耋姘湮笢埏苺濂捄珅魂雄怓˙肂③姥濂岈埏苺眭靡蚳模悝氪﹜窒勦蚥凅諒夥﹜捄褶潑條睿杻桵勦埜輛俴弝け諒悝尨毓˙濂捄悝汜褫眕粒±羶妥椒孻彸棕宒ㄛ奻換伄堤赻撩腔捄褶傖彆ㄛ煦砅赻撩腔捄褶陑腕ㄛ壽蛁疑衭腔捄褶雄怓ㄛ甜籵徹諦誧傷腔扦蝠す怢羲桯悝炾蝠霜ㄛ植奧甡迖赻翋﹜炵苀﹜褪悝﹜寞毓﹜梓袧腔婓盄濂捄す怢ㄛ竘絳湮笢悝汜妗囥赻翋濂捄ㄛ峈弊滅雄埜睿弊滅諒郤羲斬睿凳膘賸嫘湮ч爛炰恓氈獗腔※盄奻諺斻§﹝階撰粗き厙蕞び鎘城市之美,往往有兩種人最懂:寫作者與建築師。作者的文藝氣息與建築師的謹慎氣質,構成了當前的「建築遊人」--許允恆。■文:香港文匯報記者胡茜他不愛快餐,喜歡「細味」,「建築師在做設計時使用點線面,筆者寫書用字詞句,這都不是一招一式的工夫。」偉大建築與美好的文字之間的共性,便是經得起歲月的磨礪、扛得住再三的推敲。它們如同陳年的一罈酒,越是歷久,越是醇厚。建築是城市的皮囊,過了幾十幾百年,這些文化印記仍然可以代表茬o個城市的濃度,許允恆喜歡北京,因為新式的建築與氣息「夠新」,而舊式的那些胡同、四合院「夠舊」,都是帶蚞史的痕跡濃濃地沉澱在那裡。作家這個頭銜對許允恆來說,算不上主業。他的介紹中,一大半都是與建築相關的學會會員、主席等等,剩下的便是參與的建築作品--都是些普羅大眾也叫得上名字的建築物。但是書也是真的愛寫,《築覺》寫不同的城市,專欄也評論建築物、時事。他有香港人對數字的精明:「其實我每寫一本書就會虧一本的錢,」他掰茷頭說道,「一本至少上萬,更不必提時間成本。」《築覺》寫到第四本,每寫一本都得專程再去實地看、研究,北京、東京和倫敦跑了好些回。但他亦同時有香港人的豁達:「我對太太說,你就當我賭馬輸了吧。」但是寫書很耗神,「其實寫《築覺》是極度需要趣味性的,」許允恆毫不掩飾寫作過程的費力,「難度很高。」既能有圖書的可讀性,也需要建築學方面絕對程度的準確,如何深入淺出,是他最花心思權衡的一點。十年磨一劍,從第一本著作的問世至今的這十年,他磨出了這把劍:「能讓普羅讀者、哪怕一個中學生看進去,也能飽含建築的知識成分,做到兩者間的平衡,是很高層次的技巧。」記下城市的愛與悲傷在選題上,網絡文化的簡單粗暴給他靈感,但「太快餐、太粗鄙」,他需要將它們變成能經過爐火考驗的東西:「將一些網絡上的話題嚴肅化,同時也將一些官方的『冷漠』文字柔軟化,在兩者之間用自己的文字去平衡,這是需要自己切身真正去了解的。」從消化到提煉,文字工作很難。不過,這樣的工作模式也讓他更深入去建築中學習,不知不覺間寄進修於工作,兩者互利互益,彌補了創作成本的虧損。最初為自己的網誌起個名字,其實是源於學生時讀的那篇《老殘遊記》,許允恆對當年的中文老師惟妙惟肖的講解方式念念不忘,這篇對景致生動描寫的文章便印在他心中,隨之他的網誌「建築遊記」便問世了。既有「建築遊記」,「建築遊人」這名號就順理成章成了他的筆名。他自詡「行事東歪西倒、離經叛道」,「遊」不僅是旅遊的遊,更是他性格的一面鏡子:「建築師有破舊立新的宿命。」他體內似乎與生俱來有不羈的面向,這種特質構成了開闊的創造力。「其實建築不高傲,當你去到一個新鮮的地方,拿起相機去拍下一個建築的時候,你就已經走進了這門學科。」建築之美在每個人身邊,許允恆覺得這門學科沒有這麼深,「是屬於每個『人』的。」少時居住在人口密度相當之大的屋h,家境算不上好,他的童年玩物便是同伴,「人和人之間的情感和書、建築一樣,是值得細細體會的。」自小便深諳切膚情感的他,會將冷冰冰的文字灌入到每個活生生的肉體中,不是從自己出發,而是人與建築的關聯。香港這個城市給予許允恆最高濃度的生養之情,去到哪裡他還是最愛它。「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那時候我還在英國求學,得知香港的這些事件,你反而會有一種感同身受的傷痛。」切膚的疼痛將城市與自己的內心拉得更近,許允恆對香港的建築下筆也特別柔情:「香港這麼高密度的城市,反而香港的建築師們能夠在這種沒空間中創造空間。」書寫建築的時候,他也記下來這個城市的文化、歷史、愛和悲傷,他說:「香港,不差的。」寫作路上的悲喜交加做作家、建築師、丈夫與爸爸,許允恆的空餘時間不多,平時讀的書都與建築專業相關,但在異鄉求學的時候,中文書便是他的那頓唐人街吃不起的中餐。「在英國的時候,看到與中文相關的東西便會很親切。」整個班只得他一個中國人,沒有多餘的錢去負擔中餐的消遣,書就是他一解鄉愁的唯一慰藉,大概從那時候開始,寫書便冥冥中成為他的興致所在。然而,寫書最快樂的事情卻不是賣了多少本,拿了什麼獎,而是當中承載的那些故事:「許多年前,有一些年輕人在當年中學畢業,打算選科的時候,也許我的書有個推波助瀾的功用,讓他們選擇去讀建築。直到他們畢業後,再來到我在建築師學會的分享會,我看到那些年輕人慢慢從學生,變成準建築師甚至建築師,我好像看到一個時代,這是很開心的事。」當然也有悲喜交加的時候:「在我出版關於北京的《築覺》時,我得知一位讀者因為癌症去世了,他太太告訴我,倫敦那本《築覺》,是陪伴了他化療,那是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那刻我知道,原來自己的工作可以成為別人的寄託。」他覺得生命之間的交替影響是寫書路上的大感觸。《築覺》的系列書已經策劃到第五本,許允恆想寫紐約,也想寫寫別的城市。他覺得這些書目前仍然在書店中被人問津,是一件「很難但也很驕傲的事」,有人願意讀讀他眼中的城市,他就接茤馱U寫。笢弊姘侅鯥該郺衝牊頗珨耋ㄛ峓どげ純韍聒蔥麥蝴鍰絳侅鼣伂齡寋疚粗飯芮瓬儽倡橩獑灈龢舝炭虓阬圪玴羋垮葴瓬齂廜店梤﹝※綻濂遜惕徹扂虜оㄛ垀眕扂虜о綴懂絞賸20爛綻濂嘟岈腔砱昢哫換埜﹝扂蠅笢貌恅隴盪妢蚙壅ㄛ岆岍賜奻峔珨羶衄笢剿﹜楷桯祫踏腔恅隴ㄛ猁笭弝屾杅鏍逜恅趙疻莉腔悵誘換創﹝炾輪す軞抎暮佽ㄛ▲拫劼爵摒貉◎釭腔※摒嫁雛蔬赶雛組§腔藝疑賒醱婌憩跤扂隱狟旮覦荂砓﹝燠親Ч佽ㄛ輪爛懂ㄛ婓眕炾輪す肮祩峈瞄陑腔絨笢栝澄Ч鍰絳狟ㄛ跪華⑹跪窒藷儅憤犛俴陔楷桯燴癩ㄛ芢雄茼勤ァ緊曹趙睿誹夔熬齬馱釬△譁婐瓥奾均ㄤ倞侀堍憊騄仆倞昃脾拄笱祪慛怗甚鯢樁妘鷅儩郪眽衙錶﹜俴濂繚盄﹜釬桵窒扰脹①錶﹝眕厙跡趙祩堋督昢萸峈婥极妗珋祩堋督昢儕袧楷薯﹛﹛跦擂誠⑹囀俋陬謙笴隱①錶ㄛ姻瞈撢н芩蘌藩虮絳庈駍鞶炬圮﹠籪鬈笆傱簂宒ㄛ褪悝扢蕾嘐隅+霜雄祩堋督昢萸﹝萬戶受影響市長取消總統競選活動美國紐約曼哈頓前日傍晚發生長達5小時的大範圍停電,令這個不夜城陷入漆黑之中。停電影響最少萬戶居民及商舖,地鐵及路面交通嚴重受阻,不少百老匯舞台劇需要取消,時代廣場的巨型電子廣告板被迫熄燈,多處高樓大廈均有人被困升降機。電力公司聯合愛迪生指,相信停電是由一個配電站故障引致,但仍在調查具體原因。停電於當地時間前日傍晚6時47分(香港時間昨晨6時47分)發生,受影響地區包括曼哈頓上西區及大半個中城,東起第五大道、西至哈德孫河畔、南起西43街,北至上西區71街,當中包括時代廣場、百老匯、麥迪遜廣場花園及洛克菲勒中心等著名地標和景點。參加民主黨總統大選提名初選的紐約市長白思豪,停電時原本在艾奧瓦州出席競選活動,事後馬上趕回紐約。未確定原因排除與天氣有關停電是西49街一個配電站故障所致,但暫時未知故障原因。紐約前日傍晚氣溫約為攝氏27度左右,不算太熱,因此聯合愛迪生初步排除故障與炎熱導致的電力需求上升有關。事發之初一度有報道指停電是配電站起火引致,但公司表示單單起火不太可能導致如此大規模停電。停電導致區內4個地鐵站關閉,加上訊號系統受影響,所有途經該處的地鐵線路均要暫停服務,部分列車一度停留在隧道內,當局要靠人手切換訊號讓列車進站,有被困車廂民眾憶述,當時等待近20分鐘才有職員通知停電,但照明及冷氣運作正常。交通燈停止運作造成交通擠塞,大批警員及國民警衛隊到主要路口指揮交通,在俗稱「地獄廚房」的西中區,一些居民則自發協助疏導汽車。珍妮花洛庇絲演唱會中斷不少百老匯舞台劇及音樂劇亦因停電而需取消演出,包括剛在上月獲頒東尼獎最佳音樂劇的《Hadestown》、著名劇目如《紅磨坊》、《獅子王》等。天后珍妮花洛庇絲在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行的演唱會,亦因為停電只唱了4首歌便提前散場,改在今日原地重新演出。消防部門表示接到多宗求助,大多是有人被困升降機,但停電中沒有任何人員傷亡。停電期間大部分民眾均表現冷靜,並紛紛上載停電照片。經過搶修後,電力供應於晚上10時左右(香港時間昨晨10時)逐漸恢復,隨茪@片漆黑的街道和大廈陸續再現光明,民眾歡呼慶祝。■綜合報道孮帢鉏迤漳uminglong統樓祥俇腔頗祜﹜茩諉祥俇腔潰脤ㄛ暮祥俇腔捩暮﹜掖祥俇腔猁萸ㄛ沓祥俇腔桶跡﹜迡祥俇腔第蹋##涴虳諾瘧儕薯腔※拻嗣§侻痌ㄛ祥筍翑酗賸讀剞釬樑﹜芘儂﹊伂觸銘萋捕蝤炮醾珚圮鰻侘蕊衱奲襆壨童盃靚俯侘蕊袀蓿溥朴騷慓﹝鎮腑腑郋眒冪補豫ㄛ筍岆坳蠅桽謠徹盪妢腔珗諾﹜準歇腔涽最ㄛ竘鍰覂佸ж藦籥須翩A藦戀分ヶ俴﹝坻婓桵華褶條睿党耟馱岈笢傖憎芼堤ㄛ椑2棒脹髡﹝階撰粗き厙蕞び鎘堋旮趙謗弊硒淉絨腔衭疑蝠霜﹝猁參袧淉笥源砃ㄛ澄厥絨腔淉笥鍰絳ㄛ獄妗淉笥跦價ㄛ滬欱淉笥汜怓ㄛ滅毓淉笥瑞玸ㄛ蚗楩淉笥掛伎ㄛ枑詢淉笥夔薯ㄛ峈扂蠅絨祥剿楷桯袕湮﹜植吨瞳軗砃吨瞳枑鼎笭猁悵痐﹝§飾邠佽﹝涴奀竭嗣福祴累鰶素敦屪忙牯儩綴測喀婬挕植皎逌虜饒爵泭佽賸竭嗣牉誹﹝梁君度我的一個叔父曾著有關於唐詩鑒賞的文學著作──「唐詩雜粹」,遂以為他會常常作些詩詞。有一次見到他,便問最近有些什麼詩作,他竟說久沒作詩了,究其原因,竟是:沒有創作靈感。不論小說家、詩人、畫家,還是作曲家,要進行藝術創作都需要靈感。靈感是創造性的突發思維,很多時候需從生活中尋找。所以寫小說、寫詩、寫劇本、作曲、畫畫,都離不開生活,有生活才會有故事,才會有激情,才會有靈感。王羲之小時候曾跟衛夫人學書法,衛夫人教少年王羲之:「點如高峰墜石,橫如千里陣雲,撇如陸斷犀象,捺如崩浪奔雷,豎如萬歲枯藤......」講的全是大自然裡的景象。道法自然,原來古人書法創作也是從生活中獲得靈感啊!唐代大詩人李白的族叔李陽冰是書法家,擅小篆。他說︰「於天地山川得方圓流峙之形,於日月星辰得經緯昭回之度,於雲霞草木得霏布滋蔓之容,於衣冠文物得揖讓周旋之體,於鬚眉口鼻得喜怒慘舒之分,於蟲魚禽獸得屈伸飛動之理......」講述的也是從生活獲得書法創作靈感。我前幾天去廣州見一位女書法篆刻家伍思潮,她和我談到她的創作體會,令我對她刮目相看。篆刻藝術有二千多年歷史,印章藝術承載茈j代璽印的元素,而鳥蟲文印更是以其形態生動在印章界獨當一面。鳥蟲文以其筆劃形狀似鳥似蟲而冠名。伍思潮說,刻鳥蟲文印最難的是構思和佈局,佈局如佈陣,需首尾相接,脈絡相貫,攲正相生,錯綜離合,且動物之間要有交流,顧盼生姿。伍思潮為此養蠶養鳥,經常觀察這些動物的動靜,以此融入鳥蟲文印章,原來她的篆刻藝術也是從生活中尋找創作靈感。頗祜毓阪佌韥輔諄俋籀腔渠囥﹝諍祫2堎2610:00ㄛ濛數扢蕾跪祩堋督昢萸404跺棒ㄛ統迵祩堋督昢腔跪賜祩堋氪湛15300侅峞珂輛腔秷夔秶婖撮扲﹜祥剿孺湮腔勤俋羲溫眕摯祥剿枑汔腔傑庈こ窐飲蔚釬峈湮蟀陔腔靡えㄛ※菰§跤森棒懂統樓狦撫湛挋佴爛頗腔岍賜衭芊ˊ爛懂ㄛ笢弊姘侅騢邴衝牊頗蝠厘誑雄け楛ㄛ磁釬傖彆猿侀ㄛ峈跪赻扦頗翋砱鏍翋楊秶膘扢羲阹賸陔佷繚ㄛ珩峈謗弊昢妗磁釬枑鼎賸悵梤﹝階撰粗き厙蕞び鎘※扂岆1937爛堤汜腔ㄛ饒奀鏍逜婐麵旮笭ㄛ譫о婓枅麵芴笢腔苤摒奻汜狟賸扂﹝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alldino.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galldino.com囀暌棚奜讕蝤畏觬陎硊裔蹅肢翕芛﹝www.galldino.co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