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alldino.com > 粗き喲蔣す怢

粗き喲蔣す怢

曾淵滄博士今日,不少香港政界人士都說要多做青年工作。50多年前,新加坡獨立初期,我是一名中學生,很清楚觀察到新加坡政府如何做青年工作,現在寫下來供大家參考。早期,新加坡的英國殖民地政府採取分而治之的方法,把新加坡的學校分為英語學校、華語學校、馬來語學校等等,由家長自由選擇。其中,英語學校畢業生前途最佳,容易當上公務員。華語學校人數則最多。新加坡獨立後不久,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新加坡華語學校有不少學生受到影響,發生零星暴力事件。因此新加坡政府開展以華裔年輕人為對象的工作。當時,「青年領袖訓練學院」成立,開始培訓青年領袖,成為組織、舉辦青年活動的年輕組織「民眾聯絡所」的骨幹,這些青年領袖被稱為「聯絡所所長」。青年工作最重要的一步,是組織青年活動,這需要很大量的全職青年工作者,而不是以業餘時間參與的熱心人士。培訓了一批又一批青年領袖之後,新加坡政府就在全國各區大量興建「民眾聯絡所」,由青年領袖在各區組織青年團,搞各種活動,例如遠足、打乒乓球、羽毛球、籃球、唱歌、土風舞、露營等。這些青年團吸引年輕人聯誼,但不談政治。不談政治,就把年輕人與反政府的力量隔開了。我年輕時候,也加入這類青年團,至今仍與部分當年的團員保持聯絡,成為相交50年的朋友。時代在變化,當年新加坡的「民眾聯絡所」搞的活動,在今日年輕人的眼中已成了「老土」的活動,「民眾聯絡所」也變成「民眾俱樂部」,變成會所式的高檔場所,也組織各種興趣班,包括老人健康、養生活動。簡單地說,新加坡政府主動組織民眾、「統戰」民眾,這與香港的社區會堂不一樣。香港的社區會堂只負責出租場所,還保持「政治中立」出租場所給不同政見的組織。新加坡的「民眾聯絡所」、「民眾俱樂部」由政府培訓出來的「統戰」專家組織運作,潛移默化,改變了新加坡。並且青年工作一代接一代,永遠不會結束。新加坡政府的種種民間活動,由中央統籌,由法定機構「人民協會」負責,而「人民協會」由總理當主席,由一名內閣部長當副主席,專責「人民協會」工作。杻梗岆婓陔恓羸极腔翑芢狟ㄛ湍雄賸珨蠶覣蒑〥衋鷎岑溘暯潤雲з﹊醽陑庈鏍腔儅憤統迵ㄛ24苤奀翋雄峈笴隱藏諦枑鼎阨ㄛ淩淏妗珋賸淉葬翋絳姻騍扃賮鐘標堇扒砥ㄐ捨佽﹝呤景擘﹜綸景貌﹜隸禍﹜苳豎﹜睡蕾瑕統樓頗祜﹝粗き喲蔣す怢鎮腑腑郋眒冪補豫ㄛ筍岆坳蠅桽謠徹盪妢腔珗諾﹜準歇腔涽最ㄛ竘鍰覂佸ж藦籥須翩A藦戀分ヶ俴﹝§§※笢弊冪撳淏婓妗珋婬す算﹝6堎18掁狡揧佬薺蝐巡壓皆謊弅賸嘛撕硎芧籵捅扦堔竘珨弇①惆窒藷夥埜腔趕佽ㄩ※跦擂渀勤藝弊①惆窒藷梪挍腔盄坰ㄛ扂蠅郔輪楷珋賸藝弊佴邲繭黨鉼房糧尕捲6溶椑刳遘鼚藉敼侍讕蝖ㄤ蝌冾躁麾疥糾楛ㄨ嗊葥笮咯畋蠅遜猁樓珨昋珗挐﹝大型傢具店IKEA深受港人歡迎,特別是年輕一代,店舖內除了有各式各樣的家品用具供市民選擇外,更特別的是設有餐廳和美食站讓市民可隨時「醫肚」,店內的餐廳食品選擇種類多、價廉物美,因此吸引不少本來沒打算購買家品用具的市民也會到餐廳享用美食。餐廳更不時推出期間限定的新菜色,如在7月19日至8月15日會有「小龍蝦派對Kraftskiva」,讓市民一同感受這瑞典的傳統節日!小龍蝦派對在瑞典稱為「Kraftskiva」,在每年的7月尾至8月間瑞典人均會在派對上享用小龍蝦,而派對的重點就是齊齊暢飲高歌!在開啟美食前,大家都要先舉杯唱歌,唱完後互相敬酒,然後再盡情享用各式美食。今年,IKEA更把瑞典的小龍蝦派對帶到香港,在其餐廳中推出三款期間限定的小龍蝦菜色,包括「三重芝士焗小龍蝦扭紋通心粉」、「香草燒小龍蝦」和「小龍蝦柑橘沙律」,當中記者特別推介香草燒小龍蝦,據其公司餐飲部經理袁適植表示,餐廳供應的小龍蝦為確保貨源穩定,因此選擇內地的貨源,但所有小龍蝦均是送到瑞典製作烹調,以保證消費者可品嚐到瑞典最地道的小龍蝦味道。此外,美食站更有「小龍蝦芝士撻」,芝士的香味點綴茪p龍蝦的鮮甜,加上酥皮撻皮,提升了整個口感。還未夠喉?你還可在瑞典美食廊購買「鹽水刁草急凍小龍蝦」,把小龍蝦派對美食帶回家大宴親朋。另外,由7月19日起,凡於IKEA餐廳購買任何一款小龍蝦美食,即可獲贈一款指定小龍蝦派對用品,一齊享受小龍蝦派對狂熱,為炎炎夏日添上慶典氣氛吧!■文、圖:張美婷頗獗綴ㄛ邧源僕肮獗痐賸膘蕾衭傑﹜堔膘紹撞嫁肵艙葩笢陑蜇扽扢囥脹邧晚磁釬恅璃腔ワ扰ㄛ甜峈笢源堔膘腔陔儂部詢厒鼠繚縈馱﹜饒懂慇鼠繚羲馱課齪﹝猁檣嘐攷蕾淉笥儂壽腔砩妎ㄛ湍芛酕善※謗跺峎誘§ㄛ參勤絨笳剴﹜迵絨笢栝悵厥珨祡极珋婓澄樵嫗章絨笢栝樵習窒扰腔俴雄奻ㄛ极珋婓妗暱馱釬睿珨晟珨俴笢﹝粗き喲蔣す怢▲貉釭逌弊◎蚕卼揧釬棵﹜釬⑻ㄛ貉⑻斐釬衾1950爛9堎ㄛ巠瑙陔笢弊傖蕾珨笚爛ㄛ艘覂毞假藷嫘部拻陎綻よ呴瑞お栨ㄛ珅豪蝥ㄤ饑齡劓砓ㄛ卼揧齟漆爵毀葩奜籐ㄛ▲貉釭逌弊◎婓隙踩腔蹈陬奻珨ァ瘉傖﹝杅擂5〞〞俋訧ㄩ陔扢俋妀芘訧わ珛2勀豻模ㄛ淉葬蔚輛珨祭芢雄庈部羲溫﹛﹛※俋訧煌煌雪燭笢弊§腔晟蹦岆淩腔鎘ˋ妀昢窒杅擂珆尨ㄛ踏爛1祫6堎ㄛ姘陔扢蕾俋妀芘訧わ珛20131模˙妗暱妏蚚俋訧砬啋佸騉猀疤炳崝酗%﹝淉笥源砃岆絨汜湔楷桯菴珨弇腔恀枙ㄛ岈壽絨腔ヶ芴韜堍睿岈珛倓迉傖啖﹝20岍槨60爛測ㄛ資族旮揭腔珨汒操砒ㄛ酸蠔汔れ珨え罌厭堁##絞佸У飯趮晉悵皆銀盡繉韁擊仄腔褪旃刱敗裝棖敶羉丳盆俴醴捲麇盈使硈﹝甭料葳2蒘Ю馺倷銜說笢弊姘淉衪笭弝肮埣鰍逌弊淝盄腔衭疑磁釬壽炵ㄛ堋輛珨祭樓Ч蝠厘ㄛ旮趙統淉祜淉冪桄蝠霜ㄛ峈妗珋謗弊跪赻恛隅睿楷桯釬堤載湮僚瓬﹝作者:若竹千佐子譯者:林佩瑾出版:圓神出版社芥川賞與文藝獎雙得獎作品,63歲才出道的最年長文學新人若竹千佐子,開創出「玄冬小說」新文類。所謂「玄冬小說」,「玄」是黑色,「玄冬」指的是有如冬天般深沉平靜的遲暮之年;而「玄冬小說」則是與「青春小說」相對的全新文類,描寫經歷人生風浪後的坦然與爽利,讓人覺得「即使上了年紀也不壞」。二十四歲那年,桃子拋下了婚事、離開了故鄉,一個人前往陌生的東京,眨眼竟是匆匆五十年。在日復一日的獨居生活中,原本認為年老等於失去、等於忍耐寂寞的桃子,開始了解到一個人才能體會的樂趣。在遲暮之年,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熱鬧的孤獨。根據現行法例,任何組織舉行遊行集會必先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其間要申報參與人數,以便警方評估遊行的規模,作出適當的警力維持秩序。惟過去一個多月連串遊行中,主辦單位經常是事前「報細數」,事後「作大」。由於主辦單位事前刻意「低估」參與人數,以致警方難以根據大會的數據評估警力部署,必須從其他渠道進行情報收集,調配足夠警力。最明顯的例子是民陣於6月9日及6月16日連續兩個星期日舉行港島區遊行,在6月9日完成遊行後民陣聲稱有103萬人參與;但當民陣申請6月16日的「不反對通知書」時,卻沒有參照這個遊行數據,報稱相信只有23萬人參加,惟當日遊行結束後卻稱實際有逾200萬人參與,兩者相差倍。■香港文匯報記者文森詢撰補窒杻梗岆笢栝淉笥擁腔肮祩猁旯极薯俴ㄛ婓薩眥鴃孮徹最笢赻橇婓湮擁狟俴雄ㄛ峈奏啻鷅簽簋吽婝腎伈杻嫌桶尨ㄛ※珨湍珨繚§眒傖峈陔岍槨﹜陔奀測室罊瓬鰽鹹薩宒ㄛ蟹源詢僅婝奼笢弊誑瞳僕荇腔勤俋淉習睿室藣區嚌式坻佽ㄛ炾輪す軞抎暮腔種陓ㄛ喃煦极珋賸絨笢栝勤恅眙馱釬腔詢僅笭弝﹜勤恅眙馱釬氪腔壽輒綠乾ㄛ猁檣暮翊迖﹜霧覦場陑﹜童絞妏韜ㄛ載樓赻橇華撼儕朸眳よ﹜翉奀測眳骯﹜輒喪赽眳陑﹜攷錘堁眳祩﹜鍰瑞ァ眳珂ㄛ蚚載嗣桼珆笢弊儕朸睿笢弊薯講腔儕こ薯釬隙嚏奀測﹜畸瓬佸鞢ㄤ接媔斜敻珂刲鍜祔腔虜о栦婬夔崠冪峈綻濂硌繚﹝笢栝嫘畦萇弝軞怢栝弝暮氪漆牳ㄩ※婓笭④鐏蔬坒瑣綻濂轄尪贏ㄛ扂蠅楷珋賸涴欴珨輸贏暮ㄛ坳蔡扴腔岆1991爛党膘淕跺贏埶腔奀緊腔①劓﹝壺森眳俋ㄛ坻遜峈扂蠅煦砅賸珨虳釬峈憾僻忒砩砑祥善腔卅癒迭音蒚鼳蚙童皆酴蟭皮寪薰珅勢瑢閨祪慪痋倏仱恣接鰓靘租蕊蚆娸生遙鰶荈茬丑炕秉豽撟耤ㄡ岊掖朣排諒迅═丹皜窶`評論員反修例風波,已經造成社會嚴重撕裂,人與人之間因為政見不同而互相攻訐,甚至家人也成為極端青年批鬥對象,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對社會負責任的個人及企業,都應該推動社會盡早平息風波恢復正常,不要讓社會陷入無止境的對立和撕裂。然而,一些企業不但沒有協助紓緩對立,反而不斷火上加油,抽政治油水,為極端分子打氣鼓勁,配合他們的批鬥及政治鬥爭。這些企業為了博取一些極端分子的掌聲,博得反對派喉舌和打手的叫好,不惜利用旗下商品助長批鬥歪風,將政治引入商業,這不但顯示這些企業缺乏社會責任,更引起社會更大不滿和抵制,其助長歪風的所為,實際上是自毀商譽為自己企業倒米。日前寶礦力水特香港官方專頁在facebook對客戶查詢作出的回應,聲稱鑑於目前社會情況,該公司於上周已決定抽起並取消所有在無邦q視(TVB)平台上的廣告,隨即被激進網民「讚揚」,形容是「良心企業」;快餐連鎖店必勝客、美國信諾環球保險等商戶亦被指「跟風」,聲稱不再在TVB落廣告云云。同時,也有一些企業借當前的政治風波抽水,包括香港吉野家藉仇警情緒製作「抽水」廣告;迪士尼則默許激進網民侵權使用其「反斗奇兵4」預告片,配上粗言穢語及政治鼓吹內容,以進一步煽動社會仇警和仇恨政府的情緒。陷入政治風眼自損品牌價值這些企業的出位表現,可能是出於兩個原因:一是可能其高層同樣屬於極端分子,同樣認同社會上的批鬥風氣,認同「仇警」等極端思維,與極端分子想法一致,於是公器私用,利用旗下的產品配合炒作這些極端歪風。二是出於政治營銷心理,利用現在的政治狂熱,通過向極端分子、反對派支持者投其所好,藉此爭取這些客源,是一種政治化、劣質的營銷手段。不論這些企業出於哪個目的,其行為不但不會為自身的品牌得到任何好處,反而令其企業處於政治風眼,將其品牌價值一鋪清袋。事實上,這些企業針對TVB的行動,本身就是非理性,不講事實,TVB作為傳媒機構,在這場風波中的報道基本上做到中立持平,但一百人心中,就有一百個哈姆雷特,任何傳媒的報道都不可能令所有人都滿意,但外界也應該尊重傳媒的編輯自主,怎能因為報道不合心意,就向商戶施壓抽廣告,甚至發起遊行公然威嚇傳媒,這就是反對派口中的民主嗎?對於這種歪理,本來外界不必理會,但現在寶礦力等機構竟然順從這種歪風,配合向傳媒施壓的行動,以抽廣告企圖迫使傳媒就範,行為橫蠻霸道,這樣的行為究竟是令品牌增光還是蒙羞呢?最可笑的是,寶礦力以為可以討好極端分子藉此刺激銷量,但結果其偏頗行為反而引發眾怒,遭到不少香港市民以及內地市場抵制,為了討好極端分子而失去更龐大的市場,放棄自身經營多年的品牌聲譽,這些企業高層究竟是腦子滲水,還是政治上腦呢?而寶礦力日本總公司鑑於外界不滿,隨即發表聲明道歉,這說明有關行為完全是香港方面搞事,陷總公司於不義,這樣的倒米高層任何企業都不會歡迎。縱容侵權反修例文宣動機可疑至於有激進網民日前將《反斗奇兵4》的預告片改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宣傳片,當中不但內容偏頗,更有大量粗口,對於如此侵犯版權,損害產品聲譽的行為,迪士尼至今卻沒有採取行動,也沒有譴責,變相是默許這種行動。請問香港迪士尼的不作為和縱容是他們自己意思還是總公司的指令?因此而導致產品價值和商譽的損失,又由誰人承擔?令人不解的是,一向重視版權的迪士尼公司,過去會因為小小的版權問題而訴諸法庭,但在這場反修例風波中,網民不斷拿迪士尼的動畫二次創作,侵權改圖,變成反修例文宣,迪士尼卻沒有半句回應,如此態度等同默許及縱容這股激進、暴力歪風。標榜快樂、善良、正直的迪士尼竟然成為極端分子的宣傳內容,所造成的損害將難以估量,為了抽政治水而令品牌蒙羞,值得嗎?這樣的管理層還應該留下嗎?絞華冾咡蚚涴欴腔源宒繳饃笛覦綻伎暮砪ㄛ參綻濂儕朸﹜酗涽儕朸珨測珨測換狟央ㄤさ滹睡藍秣棞桸躅倀鷑傍痤鼯痗撩荂ㄜ輕鉹撊袕灠T(記者文森)香港近月幾乎每周都有地區人士舉行集會遊行,但事後均演變為暴力衝突,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昨日去信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要求警方在審批遊行集會申請時,若判斷遊行集會可能引起騷亂,有可能影響公共安寧及秩序,應暫停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避免影響市民生活,也有助預防流血事件發生。已去信盧偉聰提出要求蔣麗芸昨日在其面書專頁公開有關信件。她表示,近期幾乎每周均有一次甚至兩次遊行集會活動舉行,除早前舉行的「光復上水」遊行及沙田區大遊行,有團體已計劃分別於本周六在旺角、下周六在紅磡,以及本月28日在將軍澳及港島西,繼續舉辦遊行活動。她認為,這些遊行活動距離民居極近,若遊行後示威人士拒絕離開,並與警員發生衝突,將對當區居民及商戶造成影響及破壞。她表示,已經去信盧偉聰,要求警方根據公安條例(第245章)及香港人權法例,暫停向經評估後可能會導致騷亂發生、並影響公共安寧和秩序的集會遊行批出「不反對通知書」,避免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以及因遊行示威引致的傷亡。賤溫濂惆暮氪毓珆漆扜濂巹弊暱濂岈磁釬域鼠弅鍰絳測桶笢源祡棗奀桶尨ㄛ涴棒蹦抭祤婓嫗章邈妗炾翋炟迵準粔跪弊鍰絳侅鼣伂齡寋疚粗閎疥盲蚡謁郱М芢蔑笮姦嬧罊瓬鷜供婘袉腄〢岊擄薯ㄛ芢雄陔奀測笢準睿す假姿瓬鰷辣狟櫼繨詢阨す﹝笢弊恅薊﹜笢弊釬衪岆絨睿淉葬薊炵恅眙賜腔Э褽睿臟湍ㄛ婓芶賦竘鍰恅眙馱釬氪﹜楛棶G嘖蝏戩壨槸黨梛觴絲衛瞍蝮福寋肯啪臐猁蛁笭軞賦楷栨礿野妗犛笢抻坰倛傖腔衄祔冪桄酕楊ㄛ祥剿颯擄芢輛楷桯腔Ч湮淏夔講﹝條砢腎暮岆統濂腔菴珨祭ㄛ婃祥湖呾統濂腔巠鍵鹹俶鼠鏍珩斛剕腎暮睿瞄桄﹝藩爛ь隴誹ㄛ饒虳黍抎俅懂腔趕ㄛ湍坻蠅軗涴虳懂艘ㄛ飲岆躲坻蠅蔡涴虳ㄛ綻濂憩岆祥鷓枺汊赻撩ㄛ峈賸扂蠅狟珨測佽鹹珚汜魂ㄛ斕蠅猁悝炾綻濂儕朸ㄛ猁疑疑黍抎ㄛ眕綴峈弊模斐婖珨楓岈珛堤懂﹝粗き喲蔣す怢洷咡笢弊恅薊﹜笢弊釬衪旮遹彷偎幙塵薹探笢弊杻伎扦頗翋砱佷砑睿絨腔坋嬝湮儕朸ㄛ赻橇創童れ撼よ秺﹜擄鏍陑﹜郤陔芊B冼躉砥G塵恘騕騫嘔恄韗畏玸磏鹹倰鬚愻絳﹜薊釐衪覃﹜督昢奪燴﹜赻薺峎巡齡凰隀疤鬚幓讔儦蒮鯰黨桯尤孍葝Ъ標薹探﹜抎迡陔奀測﹜琠貉陔奀測ㄛ贗薯斐釬堤拸壕衾奀測﹜拸壕衾佸鞢卅瓿E矞鵌撋鼯瓚蜨鷝楠疥疝掀棶G嘖蝏戩壨槸黨梛觴窗Ⅴ享駓蝏戩壨槸躉納蕨ㄛ峈妗珋※謗跺珨啃爛§煖須醴梓﹜妗珋笢貌鏍逜帡湮葩倓笢弊襞釬堤陔腔載湮腔僚瓬﹝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alldino.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galldino.com囀暌棚奜讕蝤畏觬陎硊裔蹅肢翕芛﹝www.galldino.com@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