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galldino.com > 粗き眻茠す怢

粗き眻茠す怢

世界衛生組織昨日發表調查報告,指出在歐洲出售的許多嬰兒食品均含有大量糖分,可能影響嬰兒的牙齒生長及導致癡肥問題,世衛建議禁止在3歲以下幼兒的食品加入糖分。或引致偏食習慣世衛於2016年至2017年間,在英國、丹麥和西班牙抽驗市面上的嬰兒食品,指部分生產商在食品中加入果蓉,令糖分增加,經常食用可能令嬰兒長大後形成偏食習慣,只愛吃甜食,容易患上與癡肥有關的疾病。世衛亦指出,多達6成嬰兒食品聲稱適合6個月以下的嬰兒食用,但世衛建議嬰兒從初生至6個月期間,應接受母乳餵哺。世衛的調查還顯示嬰兒食品名稱涉嫌誤導消費者,如亨氏的「士多啤梨、紅莓和香蕉果蓉」,食品名稱未有列出佔產品成分79%的蘋果,而香蕉和紅莓實際上分別只佔8%和5%。世衛建議,生產商不應在嬰兒食品中加入糖分或甜味劑,糖果及果汁等含糖飲料亦需附上標籤,說明商品不適合3歲以下幼兒。世衛稱將更新嬰兒食品的指引,讓成員國能以此為參考進行立法,避免嬰兒攝取過多糖分。■綜合報道婓森價插奻ㄛ渀勤捧牟佹朵8籣汝敖擼吽E汝敖擼妢8鼴旂埱奕抶硫ョH芩蘌藩芘隒灩婕駍鯰瑀釆動敔肢﹜徹誠陓洘祥勤備﹜捧牟慛埽鏽瘨埼皝腴巡恀枙ㄛ祩堋氪儅憤饜磁鏍淉﹜妀昢﹜蝠籵﹜蝠劑脹眥夔窒藷酕疑督昢悵梤馱釬ㄛ迵淉葬寰翑倛傖衄虴硃喃ㄛ湖籵賸淉葬迵笴隱藏諦婓諾潔擒燭睿陑鍾僱籵腔郔綴珨鼠爵﹝竘絳踢睇凳樓湮勤笢苤わ珛俋籀稊忒妊痋涴爵楷汜腔曹趙喃煦痐隴賸笢弊杻伎扦頗翋砱耋繚岆淏殿耀為棞桾魂淩淏岆皏鎊羲豪誹誹詢﹝粗き眻茠す怢嗚善涴跺檖斻爵憩蚝蝵醽賮課遘鼛盚篹ラ牯傸揤氾ヾ猁澄厥眕奪冼疙饡麾爰樓笭弝諒瑞膘扢ㄛ竘絳諒眥刱啟埣餂羌式C役瑊H堙G陓淏俴ㄛ澄樵壁淏陓欯筏趙﹜賭薺侂啼﹜溫砯邽窗脹俴峈ㄛ赻橇峎誘侁夤諒斻ь噱蚽旆腔謎疑倛砓﹝※弊滅婓盄§諦誧傷蚕笢栝濂巹弊滅雄埜窒迵賤溫濂惆扦薊磁翋域ㄛ翋猁醱砃姘湮笢埏苺濂捄悝汜﹜諒夥眕摯統樓濂捄腔鏍條啎掘砢刱悵畎Л囀忑遴撿掘厙釐濂捄諒悝睿統捄刱捻蝵遜汛傿黨げ紋岈撮夔捄褶茼蚚諦誧傷ㄛ岆笢弊佸鬅漞鱉夥源峔珨婓盄濂捄す怢﹝杅擂7〞〞憩珛ㄩ俇傖孩篫膨糔恄67%ㄛ督昢珛鷥痕楷桯楷閨笭猁釬蚚﹛﹛憩珛恛ㄛ鏍陑假﹝醡牮襓鱧玫嬼侒賹閥椕嗃曌ョⅠ模翋炟勤炾輪す腔оз恀緊睿謎疑蛅堋﹝赴院探訪受傷警員盼全港維護法治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杜思文)前日在沙田遊行又以暴力結束,暴徒襲警引起市民共憤,事件共有13名警員受傷,其中一位警長清場時竟被暴徒咬斷手指。昨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赴大埔那打素醫院,探訪了3名前日在沙田衝突中受傷的警員。林鄭月娥在探訪結束後見傳媒時強烈譴責暴力行為,強調政府會支持警隊,對「暴徒行為」追究到底。她希望市民能一起維護法治、尊重警察執法,亦重申自己會在任內做好應有的工作。林鄭月娥感謝警務人員走到最前線維護香港治安,「他們盡忠職守,而且非常專業、克制,但竟然受到這些暴徒──我覺得真的可以形容為暴徒──肆意襲擊,大家在昨天的新聞報道應該看得很清楚。」她說:「在這件事裡遇襲受傷的警務同事超過10位,目前為止還有6位留醫,在這間醫院有3位,他們的情況是相對穩定;另外有3位在另一間醫院,可能稍後亦要進行手術治療。」她強調,法治是香港成功的基石,絕大部分的香港市民都是尊重和珍惜香港的法治精神。要維護法治精神,有三個很重要的元素:指出維護法治三元素一是就是守法,無論是市民或特區政府都要守法,如果市民認為政府有做得不對的地方,可以尋求司法覆核,或以其他合法、合理的方法去表達他的意見;二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通過香港健全的法律援助制度,讓所有要用法庭來解決問題的人士都得到公平的審訊;三是擁有獨立、公正的司法系統,「這三個元素組成的香港法治精神,不但令我們在過去這麼長的時間保持穩定和繁榮,亦為我們賺取了國際聲譽。」林鄭月娥強烈譴責所有施用暴力抗爭及傷害警員的人士,重申香港社會不會容忍這些違法、暴力的行為。她說:「一次又一次──先是一個和平、理性、有序的示威,示威完結或快將完結的時候,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士進行暴力抗爭,肆意攻擊執法者,當然是守在前線的警務人員──直接破壞了我們的法治精神。」她強調,政府會繼續支持警隊執法,亦會支持警隊全面調查,追究到底,用法治精神來處理這些暴力行為。她表示,警務處和律政司正在研究,調查完畢便會提出檢控,讓法庭來作出公正的裁決。她呼籲香港市民一同維護法治、支持警隊。燠親Ч翋厥欸羲弊昢埏都昢頗祜毓里韥輔諄俋籀渠囥﹛眕孺湮羲溫翑薯恛崝酗恛憩珛猁⑴з妗酕疑蔥腴扦悵煤薹馱釬﹛樵隅姻禠せ盂案玨蕙砦衄訧掛喃妗扦悵價踢窒扰笢栝啎呾硒俴睿む坻笙淉彶盓机數脤堤恀枙淕蜊馱釬陔貌扦控儔7堎10桮蝜昢埏軞燴燠親Ч7堎10欶鰴笝楰疚昢埏都昢頗祜ㄛ毓里韥輔諄俋籀渠囥ㄛ眕孺湮羲溫翑薯恛崝酗恛憩珛˙猁⑴з妗酕疑蔥腴扦悵煤薹馱釬ㄛ樵隅姻禠せ盂案玨蕙砦衄訧掛喃妗扦悵價踢˙窒扰笢栝啎呾硒俴睿む坻笙淉彶盓机數脤堤恀枙淕蜊馱釬﹝﹛﹛2013爛眕懂ㄛ婓吽巹哫換窒﹜吽恅隴巹腔鍰絳狟ㄛ芶吽巹眕鑠郤睿犛俴扦頗翋砱瞄陑歎硉夤峈跦掛ㄛ蚰疑祩堋督昢秶僅﹜郪眽﹜砐醴睿訧埭悵梤ㄛ覂薯芢輛封>戰虞昢都怓趙膘扢ㄛ峈枑汔懈鏍恅隴匼窐﹜傑盺恅隴最僅酕堤儅憤僚瓬﹝粗き眻茠す怢※笢弊淉葬睿笢弊わ珛蔚祥頗肮涴虳藝弊わ珛羲桯磁釬睿妀珛厘懂ㄛ撿极牉誹醴ヶ扂祥晞芵繞﹝弊模苀數擁傑庈侗詢撰苀數呇隸膘帡桶尨ㄛ跪華澄樵嫗章邈妗絨笢栝﹜弊昢埏窒扰ㄛ宎笝澄厥※滇赽岆蚚懂蛂腔﹜祥岆蚚懂陷腔§隅弇ㄛ峓な華歎﹜恛滇歎﹜恛啎ぶ腔醴梓ㄛ獄妗翋极孮峉畏楛ㄦ艙堬庈部す恛翩艙楷桯﹝暴徒撬磚拆鐵欄滿地垃圾累清潔工執不停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文森)經歷前晚被大批激進分子蹂躪後的沙田區,昨晨天亮後,到處可見馬路旁仍棄有大堆被暴徒撬起的磚頭,行人隧道樓梯堆滿疑被拆走的鐵欄。清潔工人忙於在沙田正街好運中心外清理大量垃圾。而曾被大批暴徒闖入並發生猛烈衝突的沙田新城市廣場,地面上的血跡及雜物已大致清理好,商場內店舖如常營業,市民亦如常進出港鐵沙田站。據了解,商場內無商舖受損,亦無財物損失。沙田巿中心一帶街頭經歷暴力對峙衝擊後,沙田公園源禾路和鄉事會路附近遺下大量被暴徒掘起的磚頭及示威標語;行人隧道樓梯堆疊起被人拆毀的鐵欄,路面則留有被紮成三角形狀的鐵欄陣;附近樓宇外牆則被噴上示威字句,食環署及康文署增派人員清理。新城市廣場多處見污跡曾爆發激烈衝擊的沙田新城市廣場,昨晨如常營業,顧客如常在商場內活動。廣場內中庭大堂地面的雜物和血跡已經大致清理,但部分位置仍見到污跡,亦有用過的索帶和生理鹽水膠樽被遺棄現場,有清潔工人在場進行清理,店舖則未見有損毀。有商戶表示,示威活動對生意影響輕微,亦屬短暫。有市民就指前晚身處商場內,由於多條道路被封,又發生激烈的暴力衝擊場面,一度未能離開,有長者要躲入廁所兩個小時,有人甚至嚇到手震。位於沙田好運中心的一間日式連鎖食肆,因為早前在社交網站刪除一則揶揄警察的帖文,引起示威者不滿,店舖原先用木板圍封的外牆,被人惡意貼滿寫有抗議字句的貼紙,店舖昨晨未見有開門營業。居民:霸路即非法集會在中心地下經營茶餐廳的負責人麥先生表示,事發時照常營業,其間幸未有被示威者騷擾,但客量明顯減少,預計生意額損失近一半。他說,和平示威遊行可以接受,但不支持任何暴力,如果騷擾到其他市民就不太合適了。有沙田區居民說,遊行是沒有問題,但如果遊行完後都不離開,其實已經是非法集會,「警方勸喻都不離開,是否由得他們繼續霸路呢?因為正常人接茞搕憿B星期一要用那條路上班上學,有暴力就什麼時候都不能接受。」有沙田連城廣場美甲店負責人則表示,因前晚交通受阻影響,大部分客人未能赴約要取消原定預約,影響生意。姘淉衪萵翋炟桲④燮﹜卼淏帡﹜狦惘韓堤炟頗祜﹝姘淉衪萵翋炟桲④燮﹜卼淏帡﹜狦惘韓堤炟頗祜﹝笭④庈巹絨妢旃噶弅萵覃旃埜恅縑ㄩ※觼鏍腔滇赽岆祥夔劂呴晞輛腔ㄛ綻濂坻蠅湮嗣杅飲岆質福痤鏽酈摨芚噙椸耽痟騣笢+鵃皈睆儩燭羲眳ヶㄛ頗參福痤齟滌荋藙邪刉誨牴劂慔糾福痤騰捂訞蘌阨ㄛ綻濂眕妗妗婓婓腔俴雄憩荇腕賸福痤齡妊硅邲絰丑ㄩ幽Ч覃ㄛ猁樓Ч濂華衪釬ㄛ笢栝睿弊模儂壽猁輛珨祭樓湮盓厥薯僅ㄛ華源跪撰絨巹﹜淉葬猁偌桽弊模衄壽淉習ㄛ翋雄堆翑濂勦賤樵笭萸麵萸恀枙﹝炾輪すЧ覃ㄛ笢弊杻伎扦頗翋砱陔奀測網遢覂豌堤腔恅悝模﹜眙扲模﹝§婓饒虳潸賴袗橈腔欳蚗鵃甭料葳Ⅱ芮僆鉯ね尬眣銑灥炯鷊〨敔遘虃疿佹譪謬漍抾6跺趼﹝城市之美,往往有兩種人最懂:寫作者與建築師。作者的文藝氣息與建築師的謹慎氣質,構成了當前的「建築遊人」--許允恆。■文:香港文匯報記者胡茜他不愛快餐,喜歡「細味」,「建築師在做設計時使用點線面,筆者寫書用字詞句,這都不是一招一式的工夫。」偉大建築與美好的文字之間的共性,便是經得起歲月的磨礪、扛得住再三的推敲。它們如同陳年的一罈酒,越是歷久,越是醇厚。建築是城市的皮囊,過了幾十幾百年,這些文化印記仍然可以代表茬o個城市的濃度,許允恆喜歡北京,因為新式的建築與氣息「夠新」,而舊式的那些胡同、四合院「夠舊」,都是帶蚞史的痕跡濃濃地沉澱在那裡。作家這個頭銜對許允恆來說,算不上主業。他的介紹中,一大半都是與建築相關的學會會員、主席等等,剩下的便是參與的建築作品--都是些普羅大眾也叫得上名字的建築物。但是書也是真的愛寫,《築覺》寫不同的城市,專欄也評論建築物、時事。他有香港人對數字的精明:「其實我每寫一本書就會虧一本的錢,」他掰茷頭說道,「一本至少上萬,更不必提時間成本。」《築覺》寫到第四本,每寫一本都得專程再去實地看、研究,北京、東京和倫敦跑了好些回。但他亦同時有香港人的豁達:「我對太太說,你就當我賭馬輸了吧。」但是寫書很耗神,「其實寫《築覺》是極度需要趣味性的,」許允恆毫不掩飾寫作過程的費力,「難度很高。」既能有圖書的可讀性,也需要建築學方面絕對程度的準確,如何深入淺出,是他最花心思權衡的一點。十年磨一劍,從第一本著作的問世至今的這十年,他磨出了這把劍:「能讓普羅讀者、哪怕一個中學生看進去,也能飽含建築的知識成分,做到兩者間的平衡,是很高層次的技巧。」記下城市的愛與悲傷在選題上,網絡文化的簡單粗暴給他靈感,但「太快餐、太粗鄙」,他需要將它們變成能經過爐火考驗的東西:「將一些網絡上的話題嚴肅化,同時也將一些官方的『冷漠』文字柔軟化,在兩者之間用自己的文字去平衡,這是需要自己切身真正去了解的。」從消化到提煉,文字工作很難。不過,這樣的工作模式也讓他更深入去建築中學習,不知不覺間寄進修於工作,兩者互利互益,彌補了創作成本的虧損。最初為自己的網誌起個名字,其實是源於學生時讀的那篇《老殘遊記》,許允恆對當年的中文老師惟妙惟肖的講解方式念念不忘,這篇對景致生動描寫的文章便印在他心中,隨之他的網誌「建築遊記」便問世了。既有「建築遊記」,「建築遊人」這名號就順理成章成了他的筆名。他自詡「行事東歪西倒、離經叛道」,「遊」不僅是旅遊的遊,更是他性格的一面鏡子:「建築師有破舊立新的宿命。」他體內似乎與生俱來有不羈的面向,這種特質構成了開闊的創造力。「其實建築不高傲,當你去到一個新鮮的地方,拿起相機去拍下一個建築的時候,你就已經走進了這門學科。」建築之美在每個人身邊,許允恆覺得這門學科沒有這麼深,「是屬於每個『人』的。」少時居住在人口密度相當之大的屋h,家境算不上好,他的童年玩物便是同伴,「人和人之間的情感和書、建築一樣,是值得細細體會的。」自小便深諳切膚情感的他,會將冷冰冰的文字灌入到每個活生生的肉體中,不是從自己出發,而是人與建築的關聯。香港這個城市給予許允恆最高濃度的生養之情,去到哪裡他還是最愛它。「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那時候我還在英國求學,得知香港的這些事件,你反而會有一種感同身受的傷痛。」切膚的疼痛將城市與自己的內心拉得更近,許允恆對香港的建築下筆也特別柔情:「香港這麼高密度的城市,反而香港的建築師們能夠在這種沒空間中創造空間。」書寫建築的時候,他也記下來這個城市的文化、歷史、愛和悲傷,他說:「香港,不差的。」寫作路上的悲喜交加做作家、建築師、丈夫與爸爸,許允恆的空餘時間不多,平時讀的書都與建築專業相關,但在異鄉求學的時候,中文書便是他的那頓唐人街吃不起的中餐。「在英國的時候,看到與中文相關的東西便會很親切。」整個班只得他一個中國人,沒有多餘的錢去負擔中餐的消遣,書就是他一解鄉愁的唯一慰藉,大概從那時候開始,寫書便冥冥中成為他的興致所在。然而,寫書最快樂的事情卻不是賣了多少本,拿了什麼獎,而是當中承載的那些故事:「許多年前,有一些年輕人在當年中學畢業,打算選科的時候,也許我的書有個推波助瀾的功用,讓他們選擇去讀建築。直到他們畢業後,再來到我在建築師學會的分享會,我看到那些年輕人慢慢從學生,變成準建築師甚至建築師,我好像看到一個時代,這是很開心的事。」當然也有悲喜交加的時候:「在我出版關於北京的《築覺》時,我得知一位讀者因為癌症去世了,他太太告訴我,倫敦那本《築覺》,是陪伴了他化療,那是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那刻我知道,原來自己的工作可以成為別人的寄託。」他覺得生命之間的交替影響是寫書路上的大感觸。《築覺》的系列書已經策劃到第五本,許允恆想寫紐約,也想寫寫別的城市。他覺得這些書目前仍然在書店中被人問津,是一件「很難但也很驕傲的事」,有人願意讀讀他眼中的城市,他就接茤馱U寫。饒桮鎮腑ㄛ獗痐賸禱屙陲昹輛幛笣腔翋桲腕善嗣杅肮祩婝肮ㄛ植峉儂笢侺寰3勀嗣笢栝綻濂腔部劓˙燮す頗祜槨癩奩爵腔饒桮鎮腑ㄛ獗痐賸笢僕笢栝婓酗涽笢欸羲腔菴珨棒淉笥擁頗祜腔盪妢奀覦ㄛ頗祜籵徹賸▲笢栝淉笥擁壽衾桵謹源渀眳樵隅◎ㄛ瘁隅賸痔嘉﹜燠肅腔渣昫桵謹源渀##苤苤鎮腑ㄛ婓珨跺跺盪妢腔笭湮奀覦赫ぢ窪珗ㄛ睿嫘湮綻濂睿佸鮵福祴酴襋亳蚢熁驉涴猾薊扰滲岆勤屾杅昹源弊模拸傷硌孮笢弊腔衄薯隙茼﹝奻圉爛ㄛ姘傑淜陔崝憩珛737勀芄疤窸圮孩篫膨糔恄騊67%﹝粗き眻茠す怢筍扂蠅玴炒疥牯邯蔔﹎狦К葚萯れ腔湮譬硌ㄛ符襞疰К迮諄瘃炵饑椐滹§嬴痤纂傳蕪嘟岈頗-陔奀測濂獰◎湍蠟珨れ泭薊с悵梤窒勦菴940瓟埏誘尪酗桲瑹蔡扴婓試彆ㄗ踢ㄘ硒俴峎睿瓟谿恄騊贏巠癒坒瑣綻濂轄尪贏淏岆珨з峈賸佸韗狡乾鏍ㄛ垀眕鏍茧濂腔淩妗迡桽﹝笢弊冪撳迵岍賜冪撳樟哿悵厥躇з薊雄壽炵﹝剴陓蹉謎羲ㄛ鹹ㄛ犖逜ㄛ1974爛9堎汜ㄛ笢僕絨埜ㄛ笭④庈羲笣⑹梊模誰耋睿す游游鏍﹝坻衄覂崋欴祥歇腔瓟扲ㄛ夔腕善笲嗣遞氪腔陓懇ˋ坻衱衄覂崋欴腔冪盪ㄛ妏坻蝝芊凰糒慪倛炕悵蕭鯄鴥疥疰й酴蟪棧靡瓟卼謑輿蔡扴坻迵笢瓟腔祥賤眳埽﹝植窒勦垀婓④ぞ嵾腔刓殈善迶躓瑕腔ヶ朓ㄛ猁籵徹珨え200嗣譙腔羲屨華ㄛ藝濂滄儂藩毞飲猁婓涴輸芩華奻ъ郕傖勣腔粟狻ㄛ籵徹奀憤む峉玸﹝鍾倩初夏時節,聽到布穀鳥叫,就離茬薯洶˙楔F。生活在城市裡,再也聽不到布穀鳥的「報信」,卻總有些難忘的割麥記憶縈繞於心,或深或淺,或受芒之苦,或收麥之樂。姥姥家在鄉村,家裡人口多,種的地也多,童年時期,到了麥收那幾天,我跟茈擦辿^去過麥。「芒種忙,麥上場,起五更來打老晌。」收麥子是體力活兒,需要一個「搶」字,趁茪悁n,連續作戰,割、捆、打、曬、碾,就像人的丹田處醞釀茪@口氣,要一鼓作氣,把這些活兒幹完。記憶中,天還沒亮,家裡的女眷就起來燒熱水、做好飯,等都起來就下地去收麥子,拿好鐮刀、木耙、杈把等,直奔麥田。大人們躬身割麥,一個攆茪@個,揮舞鐮刀,齊刷刷的,那場面很是壯觀。而麥田裡湧動茪@陣陣香味,有如蒸饅頭掀開鍋蓋時的氣息,撩人心煩,不禁微醉。我和村裡小孩打成一片,跟在大人後面拾麥穗,邊拾邊玩兒,見有的孩子搓麥粒吃,另一個男孩提議,「走,我帶你們去個地方烤麥子吃!」話音落下,大家就一窩蜂沒了影,前往大壩附近空地上,點火烤起麥子來。最冀盼的是中午,麥收就是與時間賽跑,沒有人捨得回家午休,於是,田間地頭吃口飯、歇歇腳,便成為一道流動的風景。姥姥端來乾糧、鹹雞蛋,用瓷罐盛來綠豆湯,大家七手八腳接過去,吃得狼吞虎嚥,稍後,仰脖痛飲一肚子綠豆湯,再抹下嘴,別提有多愜意了。顧不上多休息,更沒有什麼閒情去醉握麥浪,起身接茈h幹活兒。風吹麥浪,輸送源源不斷的馨香,也把遠處的清涼捎來。這個時候,麥田裡傳來「賣冰棍」「誰要冰棍」的吆喝聲,我心裡的饞蟲蠢蠢欲動,目光循蚆n音一起一落,跑去給大人要錢肯定不理睬,只好嚷嚷蚖#n回家。母親見狀,知道什麼意思,她喊上一嗓子,賣冰棍的人推茼萓璅捆L來,買一支滿足我。陽光卯足了勁發力,彷彿要把大地點荂A我在洶湧如濤的麥田裡,舉茼B棍,一滴滴猛淌,我用舌頭舔,沿蚆u彎舔,就這樣舔去狼狽的童年,但是,心裡快活得要唱歌,從頭到腳都覺得爽。麥收記憶,烙印在腦海中,也進駐到身體內。那年麥收,父親騎三輪車帶我去麥田送水,路上一個不留神,我的右腳被捲進車闃F裡,「啊」的一聲,我放聲大哭,父親馬上停下來,只見我的腳面血肉模糊,緊急之下送到村醫務室包紮處理。幸虧沒有大事,大拇腳趾處留下一道長長的疤痕。多年後,暑假參加軍訓時,見同學腳上也有道疤痕,她說起在鄉下收麥子時被車輪碾腳,以及手搓麥粒吃被麥芒卡茬巀V的經歷,引發我的共鳴。我這才頓悟,疤痕是一種見證,更是成長歷程中不可或缺的符號......無論是肉眼可見的傷痕,還是被麥秸扎破腳、劃傷胳膊,曬麥子突降大雨被淋成落湯雞,用小車推茬薑l去換學費腳上磨出血泡......都提醒我們,曾經那麼近距離地接近大地,聆聽麥浪,擁抱自然。這些經歷,最終都成為了反芻我們精神的源頭。或許,每個人心裡都有塊麥田,象徵青春、熱情、鄉愁、希望,甚至愛情。眼看麥子由青轉黃,由黃變金黃,這抹金黃迅疾擴展、籠罩,為大地披上了一件黃金衣,天空也很配合地綻出一片蔚藍,相得益彰;而那些受芒之苦、勞作之累、卑微之淚,在農人眼中可以忽略不計,唯有雙手合十,滿懷感恩。這使我不禁想起法國畫家米勒的油畫《晚禱》。黃昏時分,教堂鐘聲響起,他路過田野,遇到一對農民夫婦,最初他想畫一幅農民遭遇歉收苦不堪言的生活景象,畫茧e茈L發現,農民夫婦拿荋U子,低頭禱告,沒有半點抱怨,內心深受感動。後來,蔣勳先生來到台灣東部一個叫縱谷池上的小村莊,駐村體驗兩年,秋收時節他曾與雲門舞者一起下田收稻穀。他問道,「如果在今天,米勒會來池上嗎?會在池上定居嗎?」我想,即便他還活荂A來到池上定居,但是,創作《晚禱》的機緣和心境再也找不回來了。蔣勳先生受邀在沒有整修的穀倉上講了一次米勒,這與其說從美學角度詮釋大地上的勞作,毋寧視為對自然秩序的喚醒,以另一種方式留住對人生四季的眷戀,使它流逝得慢一點,再慢一點。風吹麥浪,就像大地低音歌唱。難忘麥浪滾滾,不捨麥香撲鼻。我注視過母親長年勞作的雙手,骨節粗大、變形,結茷p厚的繭子,不知割過多少季麥子,種過多少季玉米,在風霜雨露的輪迴洗禮中,始終攥有不放棄不拋棄的勃發力量。如今,城市擴建,舊村改造,麥田不再,村莊不再,對麥收的溫故只停留在端午前後的惦念上,如母親的絮叨,「老天爺,保佑別下雨,等搶收完麥子再下吧!」對城裡人來說,麥收成為朋友圈的懷舊熱潮,買上幾束麥穗,咬一咬麥粒香,感受下麥芒扎手,好像就是體驗過麥收。其實,麥子不是用來收割的,而是用來過活的,「回家過麥去」、「放個過麥假」,這是我聽到的最動聽的詩句。過麥,過的是與大地休戚與共又深情相契的日子,辛酸、苦樂都有,喜悅、滿足相伴;過麥是與身體的對話,找回土地與根脈的關係,豐收也好,歉收也罷,都不能回頭,過下去就有奔頭,正如活下去就有希望。就像成熟後的麥穗,飽滿,低垂,它教會人們生存的哲學,像一粒種子那樣堅韌,像一顆麥穗那樣謙卑。想起那年夏天,我在省中醫住院,同病房有個五歲的男孩叫青松,家在河南,慕名來省城求醫,父親是農民,沒有多少文化,男孩的舅舅一同過來,在走廊打地鋪,陪床照顧。端午節前,青松的母親生了二胎,父親回去一趟,捎回來喜雞蛋、花生、麥穗。青松拎茬D皮袋子,挨個床位分給大家。麥粒飽滿而香甜,病友們吃得津津有味,有說有笑。只有青松一聲不吭,眼睛裡盛滿落寞,吃激素鼓起的小肚子,也矮了下去。突然,他跑到醫生辦公室,操茪@口方言,急不可耐地問道,「我想出院,我和小夥伴約定好了,麥收時就回家......」聽到這裡,醫生紅了眼睛,我突然被重重嗆了一下,咳嗽不止,弄不清是被麥芒扎到嗓子,還是其他原因。從那以後,每年麥收時節,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青松,想到麥浪滾滾的田地裡他是否還能健步如飛,頓覺心底有個地方隱隱作痛,如芒在身,無所適從。扂蠅眕涴跺枙醴輛俴摩极悝炾ㄛ醴腔岆旮趙勤絨腔淉笥膘扢腔珅閎皈鷍諦す礸陬齣笥膘扢腔赻橇俶睿澄隅俶﹝涴忑貉⑻秪む隴辦倯袕腔婘薺奧嫘峈換釭﹝粗き眻茠す怢猁袧楣敆梤偷す軞抎暮硌堤腔笢栝睿弊模儂壽腔淉笥扽俶睿眥孮隅弇ㄛ枑汔酕疑儂壽絨膘馱釬腔孮庛倇嘔覜ㄛ赻橇婓樓Ч絨腔膘扢奻軗婓ヶ﹜釬桶薹﹝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alldino.com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galldino.com囀暌棚奜讕蝤畏觬陎硊裔蹅肢翕芛﹝www.galldino.com@qq.com